• 北李南詹:宋代桂林石刻的虚与实`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30 12:03 | 作者:信 | 来源:网络整理 | 109 次


    宋·李彦弼清秀山题名

      桂林生活网(秦冬发 文/摄)在留存至今的宋代桂林石刻中,北宋李彦弼和南宋詹仪之这两人的石刻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就特色鲜明这一点而言,我以为不妨将二人称为宋代桂林石刻的“北李南詹”。

      一

      李彦弼,字端臣,庐陵(今江西吉安)人。宋元祐六年(1091)进士,建中靖国元年(1101)因元祐党争影响,被贬来桂林,做教授推官,政和年间(1111-1117)以奉议郎权通判桂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。在桂期间(1101-1117),李彦弼先后与程节、程邻父子共事,并先后撰写了《八桂堂记》《湘南楼记》《大宋建筑隆兑州记》等文章,为程节、程邻父子歌功颂德,《湘南楼记》《大宋建筑隆兑州记》还摩崖上石,这两篇文章辞藻华丽,行文铺排对仗,很有气势,像在炫技一般,显示出作者极富文才,其中《湘南楼记》(写于公元1102年)是为程节写的,《大宋建筑隆兑州记》(写于公元1115年)是为程邻写的。后者篇幅是前者的一倍半,献媚的味道尤其浓郁。《湘南楼记》《大宋建筑隆兑州记》两篇文章在结构上不仅记叙事情的缘起、经过,还在文末系之以辞,以赋文形式再行咏叹,均属于桂林石刻中篇幅比较长的作品。明代桂林学者张鸣凤称李彦弼写的上述三记“皆侈丽可观”。


    宋·詹仪之陈昭嗣等八人隐山北牖洞题记

      与同时代的人相比,李彦弼的摩崖题记在遣词造句上稍显艰涩,不通俗易懂,形式上则讲求行文铺排对仗,多有炫技之嫌,张鸣凤称李彦弼“才藻横放,恒自拟李翰林白(按,李彦弼自认李白寒裔,有诗云:‘谁嗟长庚有寒裔,壮龄直欲排紫闼。’),然撰制特尚新奇,亦其癖也”。兹录几件李彦弼留在桂林的摩崖石刻(含题记、像赞、铭文)如下:

      1.曹圣延、黄彦舟、刘秉文、李端臣蹀青骢,并绿杨,撷芳洲,挹沧澜,与春工相忘无何乡。政和丁酉绝烟节。(宋·曹迈李彦弼等四人还珠洞题记)

      2.端臣、适用联襼,凌颢景,款幽丛,岑然吸酪奴,为无方游,维摩丈室,盖自生白。政和丙申季秋次朔。(宋·李彦弼适用雉山题记)

      3.曹圣延、李端臣躩云蹬摩星魁,倚筇少憩于此。丁酉七夕前三日游。(宋·曹迈李彦弼栖霞洞题记)

      4.宜春曹迈圣延、庐陵李彦弼端臣,凌商衢、绝湍桴,挟随车之滂润,探空穴之薄肤,于是匕云子、瓯酪奴,订文囿之菁英,研道枢之虚无,恍契夫御寇之泠然,歘翱乎寥阳之清都。政和七载丁酉七月上澣日,李昂霄奉命书。(宋·曹迈李彦弼等三人元风洞题记)

      5.嵌窦栖霞,歊虚转杓。左骖鸾翼,右耳凤箫。爽排酷烈,境邈氛嚣。静者多妙,于焉消摇。政和丁酉秋蟾圆节,曹圣延、李端臣傲暑。男李昂霄书。(宋·李昂霄书冷水岩铭)

      6.欲骑日月超然之韵。端臣独游。(宋·李彦弼清秀山题记)

      两人或多人骑马偕游,一般人就写联骑、联辔、联镳、缓辔、并辔,都好理解。就偕游而言,一般人只是简单的说同游、来游、同来、偕游,李彦弼则用联襼,襼者,衣袖也。喝茶不说喝茶,也不说啜茶、烹茶、瀹茗、啜茗,而要说吸酪奴、瓯酪奴。这其中有个典故,原来南北朝时,北魏人不习惯饮茶,而好奶酪,戏称茶为酪奴,即酪浆的奴婢。吃饭不说吃饭,这样太直白,而要说匕云子。匕,不是匕首,而是指勺、匙之类的取食用具;云子者,白米饭也。另外,李彦弼的摩崖题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,那就是对于整个游兴之事讲得很隐晦很笼统,并不落到实处,由你想去。比如别人说早饭灵隐、午饭龙隐、饭于观音院等等,地点交代得清清楚楚,李彦弼呢,只说匕云子,地点在哪,他没说。别人讲“登超然,过八桂,升雉山,探风穴,入栖霞,扪七星,濯缨于伏波,烹茶于灵隐,酌酒曾公岩中,泛舟妙乐堂下”,整个游程清清楚楚,李彦弼只说“蹀青骢,并绿杨,撷芳洲,挹沧澜,与春工相忘无何乡”、“凌颢景,款幽丛,岑然吸酪奴,为无方游”、“凌商衢、绝湍桴,挟随车之滂润,探空穴之薄肤,于是匕云子、瓯酪奴,订文囿之菁英,研道枢之虚无,恍契夫御寇之泠然,歘翱乎寥阳之清都”。

      综而观之,李彦弼的摩崖题记,其特色主要表现为在遣词造句方面追求新奇,多从虚处着笔,往往不详细交代登山临水的过程与情状,留给人一幕幕写意而沉静的历史影像。

      二

  • 相关内容